《天气之子》:新海诚的回归

不整那些虚的介绍,直接开始讲这电影。简单地说就是新海诚用这部电影告诉所有人,《你的名字。》只是一个意外,《天气之子》才是他自己真实想做的电影。

相比起《你的名字。》中前半部分还用了时间错位的手法留了个小小悬念稍微让观众要转一下弯,《天气之子》根本就是平铺直叙,开篇就按照时间顺序直接把阳菜如何成为“晴女”的过程给放出来了。

然后镜头一转到男主出场,没有对开头的场景进行任何的解释,女主似乎也不见了一样。本来以为男主会有什么奇特的本事或是什么生存的本领,可没想到他只是离家出走,只身一人来到东京想在大城市中活下去的普通乡下高中生,而同样没有想到新海诚会这么安排这两人的相见——在M记打工的女主看男主多次来餐厅只敢喝汤就送了个汉堡给他。也没有想到女主也同样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她和自己的弟弟一起生活,没有父母只能靠自己去努力挣钱养活自己和弟弟。本来这两人也就是一面之缘的关系,按照现实生活的剧情发展他们俩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可这是电影。女主被M记辞退之后因为生活所迫在马上要踏入风俗业大门的时候,男主出现把她拐走了,这俩人的命运由此交织在了一起。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喊着对这次的新海诚电影失望了,在我看来,新海诚就应该做出这样的作品——他就想写少男少女之间相遇相离的感情故事,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是,《你的名字。》只不过是在最后又加了一个相遇罢了,然后对于电影整体的把控上面表现得出色,其实它本质上也就是一个浪漫的恋爱故事而已。

当然可能观众会觉得,电影结构太松散,逻辑太不严谨。是,这些在这个大型罗曼蒂克故事里面是问题吗?不是。新海诚就真的只是想写一个爱的意义可以超越拯救世界的故事,拯救世界是什么?能吃吗?有阳菜重要吗?没有。所以男主当然是决定不论如何都要去找到女主,而另一边在女主那边,她肯定是后悔了,所以在天空中醒来见到帆高的那一刻她就开始奔跑了,毫不犹豫跟着帆高一起跳了下去。

其实故事就是这么简单,只不过是插了一些别的元素在里面然后被观众放大了看而已。然后因为存在有这些额外的元素,但并没有处理好,就会被抓着批评了。那干嘛要对新海诚有这么高的期待值呢?如果只是因为《你的名字。》就对这部电影产生了莫大的期待,那还是算了吧,新海诚其实仍然不是完全的商业化,就做观众喜欢看的、没有什么短板的电影这种情况没有在他身上发生,他还是想做自己的东西,他想画天空与云朵,好那干脆把场景主舞台放到天空中、放在云层之上。他想写为了爱拯救世界又算得上是什么,好男主冲破层层阻碍来到天上将女主唤醒并一起跳下,让暴雨尽情释放淹没半个东京。但是前作的成功已经裹挟了他,于是我们看到了那些似曾相识的桥段,在整部电影中多次看MV。但是你仍然能够感受到那种带着淡淡忧伤的小文艺气息,这就是新海诚的风格。

当然电影将很大的篇幅花在了帆高如何脱身来到简易鸟居的过程,途中还顺带塑造了一下桂介和夏美这对叔侄的人物形象,我觉得这段是稍显过长了,尤其是在山手线轨道上跑那段,当然这也可能有他自己的独特用意,这里还是不多加揣摩了。

至少于我而言,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我看完了一个浪漫到极致的故事,还有非常舒服的视觉和听觉体验,这不就足够了吗,我们为什么还要对着这么一部浪漫文艺片做“阅读理解”呢?这就是新海诚写的一个梦,一个关于浪漫恋爱的梦,你难道没有梦见过自己和喜欢的女孩一起经历一段极其不平凡的冒险吗?

当前女友成为家人

导语

可能是最近光棍节临近,生活空虚寂寞,外加之对于青春恋爱系作品的渴求日益增长,使得我在看到首页时间线的推荐之后的十小时内,吃奶一般地读完了目前连载的全部36章,读完之后大呼过瘾,故醒来马上开始码我的首篇安利文。(本文几乎不涉及剧透)

正文

可能是真的不多见,也可能是鄙人见识过于短浅,以往的轻小说,会着力去描写和前女友的回忆的,除了《学生会的一存》之外,其他的我真的没能拜读到。而在各种机缘巧合,或者说作者的安排之下,从前女友的关系变到同在一个屋檐下,全天几乎24小时都在一起的义姐弟的,可能真的只有这部《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为什么我会因为这部小说头一回去尝试着去写一篇安利文呢?这边就给出几点,剩下的请大家阅读原著。

安排

本书前段多次出现的,就是主角对于神明(作者)安排的反复辱骂,这可能是作者的一种自嘲吧。但正因为在平淡的主角身上辅以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遇到的超低概率事件,又用了合理的方式去解释这种事件发生在主角身上的原因,使得原本带有一些奇幻系色彩的故事变得更为生动真实起来——“这好像确实会发生呢”——如同这种感想一般。很多轻小说采用的是事件推动情节发展,附带人物情感线,这就考验一个作者的安排能力到底如何——你不能太出格,也不能太平淡——而紙城境介在这点上已经做的相当不错了,虽然安排的几乎都是些日常事件,但是从头看下来没有一种乏味的感觉,而是一种似见未见的感觉,这点我们跳到套路与反套路一节在进行详述。

青春

也许是最近读了太多 2ch 上的长篇故事了,像什么《青梅竹马春天就要去大阪读大学了》,什么《借给青梅竹马草莓棉花糖后》,什么《想要揭穿班上太完美女孩的弱点》之类的文章,都是十多年前的老故事,但是也让我得以一窥你日当时普通高中生的生活实况。读得多了,一声感叹,原来你日 ACG 作品中许多的描写确实是来源于现实生活的,比如青梅竹马在青春期到来之际必定会疏远,比如和异性交往挺常见的什么的。

当然真的要扯青春这个话题我能给你再写个2000字来,邻国的轻小说作品中即使不是将主角置于青春时代的也大多都会带上那么一丝青春气息。“最美好”的年纪似乎确实值得被各种艺术作品大书特书,但是青春大多时候也只能作为作品的年龄背景,有了这个背景,作品中的很多情节就像得了免罪金牌一样,怎么招都说的通了。

然而本书却并没有过分的利用青春去写一些很出格的事情,当然了第二章那个除外,反而处在青春期对异性生理上的好奇与跟异性交流的那种羞耻感倒是描写的比较真实。互相作为前男女朋友的情况下长久居住在一起还是同班同学,每天除了睡眠时间和呆在自己房间的时间都是和对方在一起,难免过去被藏起来的情愫又会慢慢的化开,但又由于性格使然和其他各种各样的原因,让这两人没法好好的,坦率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感情。然而在日常与非日常的各种事件推动之下,堵在心口的巨石也开始慢慢碎裂了,这也许是本书最吸引着我的一点吧,也就是所谓的成长。

很多人喜欢看这本是因为有糖吃,确实本书甜,但是这糖也不是直接给你摆到台面上,比如《青春野狼》经常用的那种方式来给你喂糖吃,而是需要你去自己寻找埋藏在文字中的糖。

双视角

多视角的描写方式多见于群像剧作品中,比如《Gamers》,又比如《如果妹》。但是将视角限定于主角二人且以第一人称的方式来叙述故事的,在轻小说作品中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本书的前中段,基本是以双人的视角,一段事件在某人的视角过完一遍之后马上换人再过一遍,由于是第一人称描写,双方心理活动上的差别就很自然地为读者所捕捉,也就能解释读者阅读过程中产生的疑惑。

而且由于第一人称视角的限制,双方产生的各种不自然行为变成了谜题一般的存在——“咦,他(她)为什么这么干?”——这类问题在阅读的过程中时不时的就会在脑海中蹦出,使你反复去揣测人物(作者)的意图。更换视角之后,你在上一段产生的疑惑便会自然而然地解开,有时甚至会拍案叫绝,连连卧槽夸赞作者——这仿佛就是一种轻推理小说——就比如说目前简体译版的黄金周篇,就是带有一定的解谜元素的。

套路与反套路

轻小说读者最熟悉的是什么?套路。这几年能让人为之叫好的轻小说大多都是从套路中出发却跳脱出套路,比如平坂读标题误导向的《如果有妹妹就好了。》,比如鸭志田一的《青春野狼》,又比如“怎么将哥布林斩草除根”的《哥布林杀手》。

而本作设定上有套路吗?拖油瓶设定的作品近几年出名的有《工口漫画老师》和《如果有妹妹就好了。》等等,而前女友设定的不是太多见。如果把范围再扩大一点寻找相似作品,可以扯到《家有女友》,但是跟那部三角关系扯不断理还乱的漫画相比,本作拖油瓶只有一个,而且不像某渣男和某妹妹成为家人前上过床那样,至少本作男女主关系还是仅限于接吻状态的“纯洁”前男女朋友关系。所以这么一看,在大的情节设定上,紙城境介确实抓到了一个几乎没被用过的题材,写的确实也不错,所以能够火起来,也是必然。

再来看男女主的设定套路吗?男主是近几年挺吃香的文弱男青年,跟个大老师一样,但是没特别提过他的长相是不是很残念。而女主身上有一些套路存在,比如原土气妹原不显眼人士等等等等。而配角方面,有对青梅竹马的存在,男方是开朗系帅哥形象,女方是开朗系小可爱形象。

接着来看小情节,因大部分的小情节都是日常故事,所以很难具体的说是不是有套路的成分存在。

总结下来就是本作是反套路作品中掺杂了一些套路元素,大体上是一部反套路的存在。

结语

在简单查看了作者以往的作品之后我惊讶的发现,紙城境介以往的作品几乎都是“魔王勇者”类的冒险题材,这部“拖油瓶”可能是他公开的第一部将舞台搬至现实生活中,将题材改为青春恋爱系的作品。

works-by-kamishiro1

works-by-kamishiro2

而“拖油瓶”也并不是他文库化的出道作,之前的两部文库化作品都只有1卷就没有下文了。

works-by-kamishiro3

意外的是,虽然之前不曾公开过青春恋爱系的作品,但是一公开,就吸引了不少读者。从上面第二张图的星星数量跳了一个等级也可以看出这部作品确实比作者之前的强太多了。

无论如何,我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读者,不管你是不是日轻爱好者,还是普通文字读者,都可以去试着读一下这本即将文库化出版的网络轻小说。

目前大陆翻译首发在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吧轻国论坛有转载,EPUB 版见突然发现少了EPUB,论如何换着方式吃狗粮

当然,我们要支持正版,本书的文库版马上将于12月1日出版了,有能力,又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多多支持一下,反正我是要买了。

悼念 AcFun

2018年2月2日,AC 又又又倒闭了。

前两天深夜刷微博时,碰巧瞥见一条“新闻”,上书「AcFun 团队缺乏资金,欠薪几个月,已经无力维持网站运营,关站在即。」第不知道多少次看到 AC 要关站新闻的我,也不以为意,不过就是第不知道多少次关站而已,我也早就不是 A 站用户了,对这个网站没什么怀念或者留恋的东西。

然后今天早上醒过来,一刷微博,铺天盖地的,又是一堆“AC 亡了”的消息。有打趣的有悼念的有分析的有写背后故事的,甚至还有缺德的。娱乐至死的年代中,这个消息也只能成为一些人的热点,一些人的谈资,一些人的一条悼念微博,而更多的人,则是好奇:“AcFun 是啥?”

A 站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偶然。

一次又一次,他们错过了

从 2012 年说起。

2012年,是我接触更宽广的互联网的第一年。也是在那年,AcFun 举办了第一届宅学会。当时刚刚了解到 A 站是啥的我,在 A 站看了直播——后来的 A 站直播区,叫做“斗鱼”,斗鱼的早期用户中不少都是以 AcFun 账号注册登录的,包括我——然而这样的宅学会,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像样的,第二届的宅学会就已经朝着“主题漫展”的错误方向去了,而且影响力远没有第一次那么大。第一届的宅学会上,A 站请到了著名配音演员葛平,还有GoHank、性感玉米、林熊猫这三位来主持。

而这时候的 B 站,已经开始逐步用力发展他们的移动客户端业务了。早期的 AB 两站移动客户端体验,B 站的 App 无论在界面设计还是播放体验上,都是比 A 站的要高出一条街的存在。

本文主旨不在于两站对比,故以引用形式略提一句同时期的 B 站发展概况。

搞笑的是,在第一届宅学会过去恰好一年之际,GoHank, 这个对 A 站贡献不少的 UP 后来进入管理层的“猴子”出走了 B 站。当时 A 站不少运营以及用户的理念,在这个帖子中,能够瞥见一番。狗Hank+葛平+ACFUN事件

那hank确实不适合这里了,因为我觉得ac就像是猴王的微博的简介
“只交朋友,不混圈”
走好不送。

还是那句话,
只交朋友,不混圈,混圈的话,隔壁欢迎你。当然这里也欢迎你,不过>这里欢迎的是朋友,不是圈子。
谢谢。

然后就是赛门出走这一重大事件。

2014年4月末,时任“站长”的赛门和投资者闹翻,离开 A 站。

一句话足矣,想要了解详情的,我建议通过知乎查询。

赛门走后,AcFun 的管理层可能是失去了一个大的方向,也可能是陷入了融资后高层权力斗争的漩涡中,网站运营没有起色。

2015年3月,因为版权问题,AcFun 三名高层被刑拘,其中包括业余创作“空之文库”的尼窝猴。而事件解决期间不断有前猴子出走,原来的武汉团队几乎没剩几个老员工。

当时的空之文库在轻小说阅读的体验上可以说是秒天秒地秒空气

2016年2月,匿名版之争,光驱猴投奔 B 站。

……

之后的事情,仿佛 AcFun 已经被大家都淡忘了,不时的传出点消息跟世人说:“我还活着”。

它曾经拥有过很多次机会来扩大自身,但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变故,都错过了,也许是他们缺少一个如陈睿般的有经验的运营决策者,也许是他们根本不想扩大,小众一点也没什么不好。而从 A 站早中期脱离出来的 MikuFans, 已经成了中国“二次元文化的代表”,甚至已经在准备上市了。

也许,再过几年,大家都会想起,曾经有个网站叫做 AcFun, 是它最早在大陆开始传播隔壁邻居的一些亚文化,是它最早推动了国内的二次创作,是它培养了国内一代亚文化人才。

也许,它会撑过这次危机,如官博所说的那样,“我想再活五百年! ”。就算小众,但也能给众多喜欢 A 站的“漫友”们提供一个温暖的家,就像它一直以来挂着的那句“天下漫友是一家”那样。

再见,AcFun

但愿这一次,A 站别再活过来了。

就让 AcFun 这个名词进入中国互联网的历史故土堆里,安心地为后来者提供它那一份“历史经验教训”和代表着老一代日本亚文化推广者和受众们的,美好回忆吧。